一瓶喜碧半碗兔

高兴低潮无非是血液循环

如果写在十年后

#SH
#甄萱


就十年吧,十年刚好。

一个五年留给她们打拼事业,一个五年留给大家慢慢遗忘。


或许十年后,萱萱能实现自己开一家幼稚园的愿望。去一个没人认识她们的小国家好了。田田可以在幼稚园教小朋友唱歌,萱萱就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校长室泡茶追剧,顺便监视有没有哪个抚媚的女老师对她的小绵羊投怀送抱。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群老师凑在一起八卦:“哎你们说,教音乐的馥甄老师明明工作都很认真负责,怎么老是被请去校长室谈心啊,真是可怜。”


也终于有时间每天在家料理一日三餐。餐厅的地毯是萱萱挑选的粉红色,馥甄辩不赢又打不过,只好随她。漫长的时光也见证了两人半斤八两的厨艺,萱萱每次把菜丢进锅子里的时候总要伴随着高声尖叫,而“非常认真切就会变小丁”的白萝卜则要耗费掉馥甄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萱萱窝在沙发上朝厨房探头探脑,饿得血压飙升血糖下降,终于按耐不住一个箭步窜过去扯掉田田的围裙:“这太久了我要饿死了,不如今天晚餐我吃你好了。”


到了冬天,会下厚厚的雪。田小孩睡醒了,穿得暖暖的站在门口伸懒腰。推开门看到一片白茫茫,于是后退,助跑,摆个大字扑进一尺多厚的积雪里,紧接着被萱萱揪着领子拎出来,冻得哈哧哈哧的,一笑就从嘴里冒出一阵白烟。

萱萱蹲下身去帮馥甄拍掉身上的积雪,雪片弹起来,落在萱萱的头发和睫毛上,被阳光折射出亮晶晶的光。田小孩揉揉冻红的鼻头,奶声奶气地说:“老婆,你是仙女吧!”




我曾遇见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从心理诊所步行一刻钟去地铁站
她的眼神像小鹿般清澈无辜
不,我并没有见到她


我曾遇见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敲击键盘
她的手指修长而优雅
头发在余辉中闪耀出一抹金色
不,我并没有见到她


我曾遇见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落寞地走在傍晚的街道上
秋风卷着落叶打起了旋
也吹起她耳边散落的长发
狰狞的伤口上还露着粉红色的嫩肉
不,我并没有见到她


我曾遇见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驾驶一辆银色宝马与我擦肩而过
子弹射穿了她单薄的肩膀
她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
我飞奔过去想给她一个拥抱
却被身后呼啸而来的卡车狠狠地碾过



我见到她了

The End

【短篇—完结】 味道



一瓶一升装的浴液可以用八个月。
这一瓶是Root走前买的。
Root已经走了八个月了。
Shaw起初并不想Root如此深入她的生活,比如让Root替她置办洗漱用品之类的。Shaw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她用的浴液和Bear的日常消毒液是一个牌子,逛超市时顺手丢进购物车的那种。
在一次激烈的床上运动过后Root把脑袋埋在Shaw的颈窝里,两秒钟后又皱着眉抬起头:“亲爱的,你的身上有种仿佛我们刚在狗窝里做完的味道……”
Root替Shaw买了新的浴液,超大桶的一升装,好闻的玫瑰花味,是Root身上的味道。Shaw抱怨这么大一桶不知要用到何时,Root笑眼弯弯地跨坐在Shaw身上:“我们一起用嘛。”
然而没过几天Root就走了。
Shaw一开始是不太相信的,或者说,她觉得很不真实。但她也的确曾经一个人淋着蒙蒙细雨走了很长的路,去Root的墓前留下了一束玫瑰花。
什么样的人会用玫瑰来祭奠自己死去的爱人呢。
可那是Root的味道。
如今却连这味道也留不住。Shaw晃了晃浴液的空瓶,犹豫了一下,丢进了垃圾桶。走进浴室用Root曾经无比嫌弃的Bear同款浴液冲了个凉。
Root的味道消失了。
半夜再次叫醒Shaw的是一支电击枪——然而在Shaw看来这可不能算“叫醒”——她动不了了。
而此时站在床边握着电击枪的——还能是谁呢。
“Sorry sweetie,我可不想刚回来就被你挥一拳,我得确保你能冷静地听我解释一下我的行踪——可是我好累噢我能不能躺下说。”
Root踢掉靴子靠着Shaw躺下来,给了Shaw一个吻,紧接着皱着眉抬起头:
“亲爱的,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又睡狗窝了吗?”

初雪的纽约中央公园看起来特别的美,雪地里小孩子和狗狗们滚作一团。Bear似乎也受到了感染,活泼起来,差点拽倒了Finch。John在一边哈哈大笑,被Fusco投过来的雪球砸中了后脑勺。
半年了,一切都好,只是少了你。

碎碎念



牛奶不要空腹喝,苹果从冰箱里拿出来要放一会儿再吃。三餐都要按时,也要吃点肉。
代码写久了就起来活动活动,出任务得穿防弹衣,黑别人系统的时候也别太开心了,人家找上门来你打不过就跑,不丢人。
受伤了要及时仔细处理,生病了就得吃药,阴天下雨的时候顾好自己的旧伤,下雪也记得带把伞。
不管你在哪,都要好好的。

【短篇—完结】我根才没死,我根回来了

一个小甜饼,我根回来啦~



此文赠予所有去SHCC看Amy的小伙伴,去前吃个甜饼,愿大家旅途平安顺利,玩得开心,都能留下和AA美好的回忆。
替我好好看看她。






“Hey sweetie~”
哦,该死,Shaw想。Finch好心帮她改良了耳机,说是提高了佩戴舒适度。确实,新耳机舒适得经常让她忘了它的存在,这是她第几次忘记睡前摘耳机了?话说回来,大半夜的TM这是要提供特殊服务吗?被吵醒的Shaw有些郁闷地抬手准备摘耳机,却摸了个空———耳朵里什么都没有。
Shaw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卧了个大槽,床边站着一只贝贝熊。
“Did you miss me?”
隔着贝贝熊笨重的头套传来的声音带着调戏和上扬的小尾音,这声音化成灰Shaw都认得———这是TM模仿不到的那0.4%的声音,是每晚都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声音。
Shaw一个箭步蹿起来一把掀掉贝贝熊的头套,夭寿噢,这女人笑起来怎么还是这么好看。
“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面前的Samantha·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Groves小姐的笑意越来越浓,Shaw抬手就是一拳,拳头挥到Root脸边却停住了。
空气的流动让Root微微眯了眯眼。1秒,2秒,3秒,Shaw紧握的拳头舒展开来,轻轻地拨开了Root脸上一缕汗湿的头发。
被Shaw从未有过的温柔举动震惊到的Root,套着贝贝熊的衣服愣在原地。她原本以为自己不声不响消失这么久,回来至少会挨一拳。
浴室传来水流声和Shaw鼻子闷闷的说话声:“贝贝熊在柜子顶上吃灰很久了,你不把自己好好洗干净不许上床。”

这不是个故事

预警:Lo主负能量爆棚的产物
慎点慎点慎点



--------------我是阴郁的分割线-----------




从前觉得,如果你也放下手枪合上电脑去谈恋爱过日子那未免也太无趣啦。你是那样骄傲而又不安分的人,你不完整却出奇地完美,你的生活应该充满刺激、暴力和鲜血,你在我们都看不见的地方拯救这个世界,你不屑向愚蠢的人们解释这一切。


后来又想,如果你能过上平凡的日子也不错。在阳光明媚的时候修剪花园,差点搞坏了烤箱之后终于做出卖相不错的苹果派,周末拉着不情不愿的爱人一起逛超市大采购,然后在回家以后用一块烤得刚刚好的牛排来补偿她。你会把院子的围墙漆成白色,养一条狗,不顾爱人的白眼花五个钟头在院子中央架一座双人秋千。


现在我终于不再设想你以后的生活。


只是偶尔会想如果你还活着多好。

【短篇—完结】Bear视角

Bear视角的脑洞源自于微博@深坑陈乔恩 大大七月份发布的一篇漫画,感谢大大授权。摸个小短篇。想写甜文来着,写不出来。想我根。

BE预警


我是Bear。
我喜欢Shaw,Shaw也喜欢我。
可是家里关着的那个女人看起来好像不太喜欢我。
我知道,她是Root,她喜欢Shaw。

Root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去烦Shaw,
而Shaw的白眼翻得我看着头都痛了。
Root会帮Shaw剥开三明治的袋子,会抢Shaw的饮料喝,我觉得她表达喜欢的方式糟糕透了。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要冲她摇摇尾巴。
Root连尾巴都没有,真可怜。

最近她俩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觉得Shaw好像没那么烦Root了。
而且那次我居然看到Shaw笑了!

她俩有时候会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嘛,
弄出一些奇怪的声响,
房门开了我就看到盘子碎了一地。
她们就不能找点别的乐子嘛,
比如玩玩球什么的。

Shaw不见了,很久。
Root眼里全是悲伤。
我觉得我应该陪陪她。
我和她一起找过各种地方,枪林弹雨她也往里闯。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想活了,那太可怕了。

九个月过去,Shaw回来了。
我想跟她说说这段时间Root为了找她而受的苦。
Shaw好像都明白,她现在看Root的眼神好温柔。
她俩又开心地摔起了盘子,
搞得我只要看到她俩同时出现就赶紧把我的碗藏好。

她们又可以一起出任务了,真好。
可是今天为什么只有Shaw回来了,Root呢?
一天,两天,Shaw始终不说话,她呆呆的,看书,或者喝酒,就是不说话。

我盯着她,一直盯着她,我要让她开口,我想知道Root哪儿去了。
我们为什么不去找她?我们应该去找她!
她看着我,摸摸我的头,很久没用过的声音有些沙哑:
“I know,I miss her too.”

但是你没有(锤视角)

文体来自一首外国诗,创意是耳朵大大的(不懂老福特要怎么使用艾特功能orz……so手动比哈特❤️)大大写过一篇根视角的,前阵子和大大要了授权,写篇锤视角~


我开枪打中过你的肩膀
还冲你漂亮的脸蛋挥过一拳
我以为你会生我的气
但是你没有

你总是喜欢和我说话
我却总是对你翻白眼
我以为久了你就烦了
但是你没有

被囚禁的那九个月
我几乎都放弃了自己
我以为你也会放弃我
但是你没有

那天阳光很好
我们第一次十指相扣
我以为你会和往常一样平安归来
.
.
.
.
.
.
但是你没有

幼稚园AU

小小根✖️小小锤
甜的甜的甜的大家放心~


小Root坐在桌子上晃着两条腿,把手里的苹果抛起来又接住,看着对面小板凳上一言不发的Shaw,问道:
“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呀?”

幼儿班跑步比赛,赢的人可以得到一个苹果作为奖励。就在马上接近终点的时候,跑在第一的Shaw突然回过头把跑第二的小男生扑倒在地,紧跟在后面的Root作为冠军冲过终点线的时候,依然能看到被Shaw按在地上拼命挣扎的男生痛苦的脸。

“噢,你说那个哦。你喜欢吃苹果,我想让你赢。”Shaw的脸慢慢红了起来。Root看着眼前灰头土脸的小Sam,蹲下来用胸前别着的小手绢给她擦了擦脸,一边小小声地说:“下次你可以赢了苹果送我,我也会很开心的。不要打架,好吗?”

Sameen Shaw低头看着裤子上破了的洞,感觉自己刚才真是傻透了。

午饭时间,Root照例把自己的那份熏肉推给Shaw,想了想又把面包也推了过去,拿出上午赢的那个苹果,心满意足地啃起来。

Shaw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两口解决掉Root的午饭,而是有点担忧地看着Root,问:“你真的不要吃一点肉吗?”

“Sam,你知道我讨厌肉的味道。”

“你这个样子不行的噢,”Shaw放下叉子,摆出一副很令人信服的样子:
“不吃肉你以后会长不高噢。”